贱贱的包子

【凌李】【楼诚衍生】洁癖(凌远篇,一发完)

没想到我这次居然这么快,啧啧啧,请结合熏然篇食用,味道更好哦。

熏然篇

————————————————————————————————————————————————————————————————

1.

凌远看着那滴原本属于李熏然的鲜红色液体落在自己新换的餐桌上,不由皱起了一点眉头

果然这只小狮子没人看着就是不行,加班加的不注意身体,下次做点什么给他补补呢?

没错,凌远喜欢李熏然,算起来,也有快一年了。

2.

说起来第一次看见李熏然,还要感谢李局长,为了推进医疗改革,凌远作为院长义无返顾的主动做了局长儿子的主治医生。原本作为医生看病人没有什么不同,直到那天凌远站在李熏然床边跟李局长聊完病情,一低头正好对上了那双刚刚从麻醉里醒来的眼睛。

好看啊,真好看啊。学富五车的凌大院长词汇量第一次降低到了小学生水平。用文绉绉一点的话来说,就是凌院长托李熏然的福,终于体会到了一眼万年是什么感觉。

3.

想起自己昨天在韦三牛和李睿联合劝说自己见见相亲对象时才说过的话,凌远心情很复杂。

——你就去见见嘛。说不定就一见钟情了呢。

——一见钟情?呵,不可能。我跟你们说,我最不相信的,就是一见钟情。

当时还是网络老年人的凌院长还不知道这种行为叫立flag,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可以形容为脸疼。

脸火辣辣的疼,心麻酥酥的痒。

4.

李熏然住院的时候,凌远正好工作特别忙,但是每天查房都特别认真,能多看两眼就多看两眼。再加上全层护士都喜欢往李熏然病房跑,凌院长一边心里警钟比波比波比波响个不停,一边又不得不拿出院长的亲和一面,好从这些小护士嘴里打听出李熏然一天都做了什么。

后来忍不住给韦天舒发了一条微信

——三牛,我最近忙,你帮我多往李熏然病房跑跑

——成啊。

——别说是我交代的啊。

5.

所以后来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听到韦天舒对自己说:“嘿,你别说,这个李熏然长得是挺帅的啊,也会聊天,和我兴趣也有点像啊。”凌远觉得自己是自作自受。

而那头韦天舒说了前半句听到凌远回答了一个恩,说完全部听到凌远问自己:“三牛,你老婆生日是不是快到了?”

当时韦天舒觉得没什么,琢磨了一下午,觉得自己领悟了什么。赶紧找李睿八卦去了。

6.

其实说起来警局和医院离得也挺近的,就隔了一条街,警局外面的栏杆又擦得特干净,所以凌远有好几次在上班路上把车停在警局马路对过,看见李熏然从车上下来走进办公楼。有的时候李熏然衣冠楚楚,社会精英,有的时候李熏然还顶着没来得及梳的鸡窝头,最好玩的是有一次凌远看见李熏然走了两步之后低头看了一眼,摇摇头又接着走了,凌远赶紧跟着低头一看,哦,原来小狮子的拖鞋不是小狮子的啊。

7.

后来李熏然来送文件,凌远正打算在和他多聊会再进正题,半路杀出一只韦三牛,结果熏然居然说要请他,哦不对,他们吃饭。吃饭好,吃饭好,他请完我,我请他,一来二去感情就出来了啊。

所以当收到一只扫地机器人的时候,凌远整个人是愣了一下的。平常韦三牛和李睿拿自己的洁癖吓唬小护士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拦住。但是看着对面低着头,耳廓红了的人,这只小狮子怎么能这么可爱。

而且,貌似他也有一点点喜欢自己?

8.

后来在新家门口碰到一只风尘仆仆的疲惫小狮子是在凌远意料之外的,但是很快巨大的惊喜感蔓延上来,可惜自己还要上班。估算着李熏然下午会醒,不如请他吃个晚饭吧。果然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不枉自己特地买了新房从头开始。

9.

微信一直没有回信,凌远只能买了菜回家,自己做饭吃,结果做到一半手机响了,暗恋对象要来家里吃饭了。凌远第一次如此感谢自己的洁癖,让家里如此整洁,但是也还有些东西没送到啊,会不会显得太不温馨啊。吃到一半凌远知道自己多虑了,有熏然在的地方哪里都温馨。

10.

那我叫你熏然好吗?

好啊。

熏然,陪我去买张餐桌吧。

熏然,你一定不知道我在心里这么叫了你多少次,这个家我也想有你参与。

11.

啊,熏然居然挑了这张桌子。

12.

于是过了几天原本和其他家具配套定好的餐桌送到时,凌远只能让师傅把它塞进了储藏间的最里面,并且在师傅懵逼的表情中陪着笑脸送人出门。

13.

后来凌远都在医院争分夺秒的办公,争取在饭点前下班,能在电梯响起时开门问他要不要来吃饭。后来在院长办公室柔和的灯光下见到他带着外卖坐在沙发上,那一瞬间凌远差点将爱意脱口而出。不到时候,还不到时候,凌远。凌远在心里对自己说。

14.

所以,当那滴鲜红液体滴落时,凌远真的心疼了。在看到李熏然的表情时他又明白了,原来两个人都在小心翼翼,凌远觉得,做人,怎么着也该勇敢一回。于是他把李熏然按回座位上。

他听见熏然提到他的洁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想到熏然原来这样在意自己,眼里又染上了一点笑意

“熏然,我对你没有洁癖,我爱你的一切”

“熏然,你愿意和我交往,当我的爱人吗?”

15.

小狮子,既然你答应了我,走出了这一步,那剩下的99步,都可以由我来走。

16.

后来送货师傅去买彩票碰运气,听老板和他闲扯

——这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刚刚有个人来买彩票,花了100,中了5块,高兴地和什么一样

——可不是嘛,我上次碰到一人,订了餐桌送过去一看,人家里有一张一摸一样的,就让我帮他放进储藏间里,还拜托我藏好点,最好看不出是张桌子,你说这都什么事啊。

17.

在储藏间里的桌子:我招谁惹谁了?放我出去!我要和外面那个妖艳贱货决斗!!


【凌李】【楼诚衍生】洁癖(李熏然篇,一发完)

凌李小甜饼一发,按理来说是还有一个凌远篇的,但是作为一个行走的黑洞,我真的无法保证什么

依旧希望大家喜欢(比心)

————————————————————————————————————————————————————————————————

1.

当李熏然目送着那滴鲜红色液体落在凌远家那张浅色原木纹理的餐桌上时,他的内心是被弹幕刷屏的

完了完了,在和有洁癖的男神吃饭的时候把鼻血滴在他家新买的餐桌上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没错,李熏然喜欢凌远,算起来也有快一年了

2.

李熏然第一次见到凌远是在年初抓捕犯人时被不深不浅的捅了一刀,主治医师正好是凌远。“李熏然,看来你是死了”,当他从麻醉里完全醒来看到凌远的一刹那,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除了天堂,哪里还有长得这么对你胃口的医生。”导致他后来还花了一点时间接受自己还活着这个设定。

可惜因为李熏然这张脸,他成为了这层楼护士的重点照顾对象,每天也只有查房的时候能见到凌远,也找不到机会去院长办公室门口蹲守撩汉。反而是和韦医生互怼的时候要多一点

后来又来了一个案子,队里忙不过来。李熏然就提前了一点出了院,销了假,继续为人民服务去了。

3.

后来借着帮自己老爸送文件的机会,李熏然本打算在医院多和凌远聊一会。谁知半路杀出一只韦三牛,他脑子一热说:“今天晚上,我请二位吃个饭吧,算是感谢二位在我住院期间对我的照顾。”说完李熏然就后悔了:太唐突了吧!会被拒绝吧!韦三牛倒是一口答应,于是两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凌远的身上。“好啊。”李熏然听到凌远说。你看吧,果然被…..卧槽答应了!?李熏然内心感受是复杂的,他只能机械的说:“那好,今晚7点,地址我等下发给三牛哥。”然后告了辞,走出了院长办公室。

4.

李熏然掏出手机给当时挺照顾他的一个护士长发了一条微信

——护士长,打扰了,请问你知道你们院长有没有什么爱好吗?

——好像没有哎

——没有爱好,癖好也行啊

——……洁癖算吗?

——。。。。。。我知道了,谢谢护士长

洁癖,送点什么呢?总不能送拖把抹布四件套吧。

5.

后来三人在一家简瑶推荐的淮扬菜馆前碰了头,既然薄靳言都可以接受,那么凌院长的洁癖也应付的过来吧。

“三牛哥,这个送给你家的小公主。”李熏然掏出一套芭比娃娃送给韦天舒“哎呀,你太客气了,让你破费了。”

寒暄两句之后,李熏然迟疑了一下,拿出一个礼品袋,”凌院长,这个,送给你。”“谢谢,我现在可以看吗?”“咳,看,看吧。”于是李熏然眼睁睁的看着凌远从礼品袋里掏出了一个——扫地机器人。而且眼睁睁看着凌远愣了一下才开口:“我最近正好要搬家,谢谢你了。”李熏然耳廓慢慢红了:“不谢不谢,你喜欢就好。”

6.

接下来大半个月,李熏然被困在案子里抽不得身,和凌远的交集几乎只有朋友圈互相点点赞,评论一下。所以当李熏然有一天迎着朝阳踏出电梯的一瞬间,看到西装革履的凌远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还是对方先打了招呼:“李警官,早啊。”李熏然赶紧扒拉了两下头发:“早啊,凌院长,您搬这儿来啦?”“是啊,没想到我们成了邻居,真是巧啊。我还赶着上班,咱们微信聊?“”好好,再见。“”再见。“

7.

之前买房的时候李熏然就对现在的户型很满意,现在这种满足感不由延续到了一梯两户的设计上,果然按建筑面积付款是有道理的啊。李熏然抱着离男神又近了一步的幸福感躺在床上,还没换衣服就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连手机砸在脸上都没醒,连续加了大半个月的班,他实在太累了。

8.

一觉睡到过了傍晚,李熏然被窗外的夕阳晃醒了。感觉肩膀下硌得慌,伸手一摸,摸出了自己的手机,还闪着凌远的未读信息。信息是中午的时候的了,李熏然扫了两眼,一下精神了,男神说要请自己这个新邻居吃饭!但是看看外面的天色和手机上的时间,好像有点晚了。只能蔫蔫的回了两条

——不好意思啊凌院长,我睡到现在才起,才看到你的消息,下次我请您吃饭吧。

——没事,晚饭吃了吗

——没有呢,您呢?我没耽误您吃晚饭吧

——正在做,你要是不嫌弃。来对面将就两口?

——这不好吧。

——没事,来吧

于是李熏然就从善如流的去了,睡懵了的脑子连自己还穿着早上那件皱衬衫都没反应过来。敲完了门突然想起来了,只能一脸茫然地看着凌远说:”你等我一下“冲回去换了一套干净的休闲装才回来。

9.

“凌院长,要不您以后别叫我李警官了,叫我小李吧。“两人在吃饭的时候聊得还挺好,李熏然想了想,见缝插针的说出了这句早就想说的话。”叫你小李总觉得我辈分比你大,我叫你熏然成吗?“卧槽!天籁好吗!”好啊,那我能叫您远哥吗?“”当然可以,也别您啊您的了。““成。”“那熏然你明天有空吗,能陪我去买张餐桌吗?我一个大男人孤零零的逛家具城有点奇怪。”凌远才搬来,家具还没有完全配到位,两个人现在正盘腿坐在茶几边吃饭呢“好,好啊。”

10.

饭后李熏然争着抢着把碗洗了,并且谨记着凌远的洁癖把每只都洗了好几遍,才告辞回到自己家里,在沙发上坐了好久,思绪乱飘,最后只剩下自己该去买彩票这个念头。看看时间不早了,赶紧把自己洗干净就睡觉了。

11.

第二天,李熏然陪凌远去买了餐桌,凌远为了报答,又请了李熏然一顿晚饭。两人一来二去也一起吃了不少顿饭了。甚至有的时候李熏然踩着饭点回来才出电梯就看到凌远开门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或者是凌远加班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能看到李熏然带着外卖在等他。两人吃饭的时候也不无聊,说说笑笑的,每次简瑶说想来李熏然家看看都被他敷衍过去了,下次吧下次吧,好像自己守护着一个秘密不想被发现。

12.

李熏然虽然和凌远一起吃了这么多顿饭,但都谨记着凌远有洁癖,不敢做出一点有可能会引发凌远洁癖的事。所以这次把鼻血滴在凌远餐桌上,李熏然真的懵了,对一个洁癖来说,有外人把鼻血滴在自家餐桌上真的很恶心吧。

13.

所以当凌远拿着冰袋从厨房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递给李熏然的两张纸一张被他拿来堵住鼻子,另一张则在他手里不停的擦拭那块桌子。李熏然抬头看向凌远,发现后者皱着眉头,完蛋了,果然被讨厌了。李熏然低下头,眼皮也耷拉了一半:“对不起啊远哥,把鼻血滴在你家餐桌上了,真的对不起,那我,那我今天就先走了,不打扰了。”

14.

李熏然起身的动作被凌远按住了,接着一个冰袋被按到了他的鼻梁上,他听到凌远说:“没事,不用介意。”他抬起头,看着凌远:“可是远哥,你不是有洁癖吗?我这样不太好吧。”

15.

李熏然看着对面的男人叹了一口气,对上的目光带上了一点笑意,听见他一字一句的说:“熏然,我对你没有洁癖,我爱你的一切。”

16.

李熏然听见凌远问他:“熏然,你愿意和我交往,当我的爱人吗?”

17.

李熏然嘴上回答着愿意,可是脑海里全是:此时不买彩票更待何时!是时候该买一波彩票了李熏然!

18.

第二天觉得自己头顶锦鲤的李警官买了一百块钱彩票,中了5块安慰奖,李警官还是笑嘻嘻的走了,彩票店老板表示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第一次看到傻成这样的。


全家都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特殊技能是怎样的感受

算是日月鉴我心的小番外,微风镜,台丽,楼诚
一个小脑洞…感谢大家我这么久没更新还没取关 (*≧▽≦)
——————————————————————
明镜
阿香:大小姐,听说泰山崩了
明镜:嗯,你来看看这个姑娘跟我们明仁配不配呀?

王天风
郭骑云:老师,泰山崩了
王天风:知道了,嘴里棒棒糖交出来

明楼
朱秘书:明总,泰山崩了
明楼(拉出一字笑):我之前算到了

明诚
朱秘书:明总,泰山崩了
阿诚:知道了(抬头)不会是大哥压的吧
朱秘书:不是
阿诚:不是就好,是我们也不赔

明台
郭骑云:组长,泰山崩了
明台:(眯眼)我大哥去爬山了?
郭骑云:没有,自己塌的
明台:哦,不影响荔枝棒棒糖的生产吧,那没事

于曼丽
阿香:小少奶奶,泰山崩了
曼丽:小明又在大哥面前作死了?泰山都打崩了
阿香:不是,自己崩的
曼丽:那就好,家里还有棒棒糖吗?

明义
路人甲:明义,泰山崩了
明义:嗯,不会是我爸作死作的吧
路人甲:不是
明义:荔枝棒棒糖还在正常生产吧,那就行了

明仁
明义:哥,泰山崩了
明仁:咱爸作的?大伯压的?
明义:都不是……
明仁:你要是没事来帮我看两份合同。

明心
路人甲:明心,泰山崩了
明心:嗯,上次papa在我面前算出来了
路人甲:……
明心:你什么意思?我们不会赔钱的

【楼诚】【知乎体】最不愿看见的结局

小虐预警,今天思考了一下大哥他们打完仗不出国会有怎样的结果,觉得他们的身份在浩劫中避无可避,而大哥和阿诚又不会放弃他们的国家,所以有了这篇

主要是明台视角

--------------------------------------------------------------------------------

有没有哪个故事最终走向了你最不愿看见的结局

明承 太姑奶奶,明家血脉永远不断

这个故事是我在太爷爷的手稿中读来的,我的名字也是他起的,说我一出生,明家的血脉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当年抗战的时候我的太爷爷是双面特工,他的两个哥哥也是,下面的这个故事就是有关他们俩的。

(我直接从太爷爷的手稿上摘抄的,就以第一人称陈述了,各位见谅)

1945年8月15日,随着收音机兹拉兹啦的电流声,日本人认输的消息也传遍了大街小巷。我很是舒了一口多年来压在心头的气,下楼去赶今日的早饭

大姐,大哥,阿诚哥,早啊

早啊明台

你怎么下来的这么晚,你阿诚哥早就起来了

好啦,明楼,这么好的日子你就让他多睡一会嘛

还是大姐对我好

这样的温馨日常的对话,我本以为以后日日都能听到,没有想到国内的形势千变万化,不过四五个月的功夫,国共两党之间已经风声鹤唳,这一次,我们一家都坚定地站在了信仰这头,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该出招出招。好不容易熬到了新中国成立。

本以为从此之后迎接我们的应该是四九城的蓝天,皇城根下的阳光,拿着冰糖葫芦在街上跑来跑去的孩子,大哥和阿诚哥也承诺大姐等再过几年国家走上平稳的发展道路他们就退了政府的职位,在大学教书,大姐也知道了他们俩之间的事情。我们一家也筹划着搬到巴黎去住,开始往外一点一点的搬产业。

然而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五几年的时候,具体的时间我记不得了,大概是接近六零年的时候吧,突然有了一阵打倒牛鬼神蛇的风声,我心里一紧,我们家三个人,身份实在是太特殊,太复杂,一旦这场暴雨倾盆而下,这个屋檐下的所有人都将毫无遮蔽,包括尚在青年的我的儿子。那天晚饭后,我去了大哥的书房,和他探讨了这件事情,他听后,和阿诚哥对望了一眼,然后跟我说了一句话,你先把明家的东西都挪出去。其实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该知道他的决定的。

又过了几年,这个国家的民众开始显现出一种疯狂的热情。我知道是时候了,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

这个时候,大哥告诉我们,他和阿诚哥不走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哭着跪下求他们跟我们一起走

阿诚哥微笑着把我扶起来,大哥替我把眼泪擦了,拉着我的手说:明台,我们要对这个国家有信心,我们跟他一起经历了这么多风雨,我相信他肯定不会为难我们,我相信他肯定能稳定下来,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去法国,和你们汇合好吗。阿诚哥也在一边说:就是,明台,你不要哭的像我们不能再见面了一样嘛。

我终究是放心不下,去求了挚友半年给我们通一次消息,用的就是当年大哥用过的方法,信封上若是明台兄弟,则表示两人都安康,若没了一个,则少一个字

刚到法国的两三年还能收到大哥和阿诚哥的家书,虽寥寥几语到底是能让人有一丝放心,直到66年。

从那年下半年起我们便再也收不到家书了,全靠挚友寄给我们的信息来判定平安,67年初,友人来信说是两人都被抓进了监狱,拖了口信来让我们千万不要回国。我把信藏起来,转身又笑着和大姐开玩笑,大姐问起他们怎么还不来,我说快了,大姐说这么久没信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真是该打,我说大姐放心吧,大哥肯定又胖了。

又过了半年,国内来的信封上没了弟,信纸上也只写了是没熬住刑罚,说已经好好埋了,我看着那些文字突然觉得透心的冷,当年在军校学熬刑,满心只以为只有面对敌人才用的上。没想到啊。我抱着曼丽哭了一场。大姐再问起大哥和阿诚哥的时候显然急了,我笑着说放心吧,我在国内找人给他们通了消息了,会有回信的。回头自己照着大哥的笔迹写了一封家书安慰大姐,承诺过不了多久就会来巴黎和我们汇合。算是把这关先糊弄过去了。

没想到后来被我藏起来的那些信被大姐自己翻出来了,在我收到新的信的那天。

跪下!我一回来就被大姐吼了,看到旁边哭的梨花带雨的曼丽,我一下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腿一弯跪在了大姐面前,大姐抽泣着问拍着桌上的那些空信封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把之前说阿诚哥死因的那封信烧了,幸好烧了,现在只有一叠空信封和那封说他们入狱了的信。大姐之前是听说过大哥在信封面上玩的把戏的,一定要我说出字的意思,我迟疑着说了,大姐看着桌上的信封,瞬间明白了阿诚哥不在了的事实。我跪在大姐面前,看着一向威严的大姐和曼丽一起抱头痛哭,鬓发散乱。我捏了捏攥在背后的信,心里无比沉重。

什么东西!大姐发现了我的小动作:你背后藏着什么!拿出来!

我颤抖着手交出了信封,看着大姐把它展平,看着大姐曼丽刚刚止住的热泪又潮湿了眼眶。

那个信封上,只有明台,没有兄,也没有弟。

后来大姐就生了一场重病,病中意识模糊,拉着我的手说:明台啊,之前你们和日本人斗,我很欣慰,我明家男儿果然都是有血性的,但担心你们死在日本人枪下;后来你们帮着这边打那边,我虽不能全然明白为何不能和平共处,但也是支持你们追寻信仰,只怕那边派人来报复你们;结果现在和平了不打了,我走过两场战争的弟弟居然死在自己人的刑具之下!为什么!?他们出生入死想让孩子们有一张安稳的书桌,可是那些孩子们居然绑了他们去游街!去批斗!还砸了我们的家!为什么!?我们明家对他们尽心尽力,可他们居然这么对待功臣!为什么!?

我无法回答大姐,后来大姐病好了,也给两个哥哥制好了牌位。我小心翼翼的望着跪在蒲团上的大姐的背影问她恨不恨那个国家。大姐叹了口气说:

那是你两个哥哥用生命守护的国家,是我们拼命想要建立的国家,我怎么恨的起来呢?

 

后来太姑奶奶活了80岁,最后的愿望是回国祭拜两位太伯,没能成行便走了。太爷爷替她回去了一趟,在他两位哥哥的墓前跪了很久,或许是在告诉他们现在这个国家的强盛和繁华吧。

这就是我听过的最不愿听到的结局,英雄不得善终,有情人不能眷属。


【楼城】拇指汉子

一个阿诚醒来变成只有18厘米的故事(咦?突然发现这么解释有点奇怪,18厘米什么的…)
—————————————————————
明长官终于到了办公室楼下
为什么要说终于?
因为一路上我们可亲可敬的日月木娄同志
经历了
阿诚在耳边低语暴击多次
阿诚没坐稳拽紧领子导致不能呼吸一次
阿诚不敢拽领子改拽耳垂达成扯耳朵一次
阿诚差点掉下去劫后余生深呼吸喷在耳垂上达成耳边的热辣呼吸一次
明长官上班的路上充满了甜蜜的荆棘啊

阿诚一看到了 非常自觉的从明楼的肩头拽着领带往下滑
还剩半个身子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
大哥,下次开车开稳点
嘿,你小子
阿诚赶紧挥挥手笑一下钻进了内袋

在明长官走向办公室的路上
阿诚正坐在他的西装内袋里和他的钱包进行今天第三次深情对视
“明长官好,”咦,这是梁仲春的声音啊“阿诚兄弟呢?”
阿诚朝明楼的双下巴翻了个白眼
梁处长你这话就等于白问 因为大哥一定会回答
“哦,他被我派去出差了”
你看,我就说吧,每次都是出差,一点创意都没有
就是这次梁处长没找着我,那下次不知道能不能多分一成利了啊

进了办公室 明楼就把阿诚搁在了桌上
“大哥,我饿了”没吃早饭的阿诚同学很想念把脸埋在碗里的日子
明楼拿出了平时当点心的榛子酥让阿诚先吃点
阿诚伸出双手捧起一个
嗯,比我脸大
但是从哪下嘴呢?
不管了,先咬一口试试吧
于是明楼就看着阿诚坐在文件堆后面埋头啃一块比脸大的点心
咦,感觉阿诚头上出现了桌宠两个字是怎么回事?
这一定是幻觉

阿诚啃了一大半榛子酥之后实在是吃不下了
索性把剩下的点心往旁边一放
然后自己往桌上一摊
小肚子还鼓鼓的
变小了之后吃东西还挺累的
让我躺一会

明长官拼命忍住了自己想戳戳那块肚子的愿望
改去挠阿诚脚心
明长官你这种行为很幼稚!
然而现在的阿诚扑腾起来也反抗不了
哦不 还是可以的 他把明长官咬了
这就叫自作自受啊明楼
—————————————————————
现在乐乎可以手动关闭双击喜欢了,感觉我收到的小红心要更少了T^T

【楼诚】拇指汉子

一个阿诚醒来变成只有15厘米高的故事,不知道会有几发,今天该去给阿诚买衣服啦
—————————————————————
阿诚跨坐在明楼肩头到了服装店
在明楼快要下车的时候自觉自发的抓着领带滑进了明楼的西装内袋里
阿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练就的身手会总在这种神奇的地方
要不要顺便探索一下大哥的钱包呢?

欢迎光临,您想买点什么?
哦,我要给我的小侄女买点娃娃穿的衣服
好的
这个,这个这个,都包起来 先收了几套男装
想想又收了一套公主裙
今天的明长官也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呢~

话说这头阿诚在内袋里借着一点点光打量明楼的钱包
要不要探索一下呢?
最后还是扛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看看放了谁的照片呢?哎呀是自己的
不错不错,眼光很好,这张里我很帅
看看有多少钱呢?
嗯,这个月给他的零花都还在,没乱花钱

明楼非常总裁的买了一堆衣服
霸气外露的掏出钱包
钱包是空的 包是空的 是空的 空的 的
这就特么非常尴尬了 明楼对着营业员拉出了一个一字笑
然后伸手进去非常准确的拍了两下阿诚的头
调皮,给我

营业员表示今天碰见一个大客户
可惜不太会整理
为什么?
他掏钱的时候掏了好多次!最少的一次就掏出一毛钱!你说他钱都是怎么放的??

明楼上了车之后开始往外掏阿诚
掏出一只抱着大把纸币的阿诚
额…大哥我刚打算给你放回去
行了,赶紧先换衣服吧
阿诚在副驾驶上换衣服,明楼在理钱包
自己真是捡了一只小貔貅
钱都赶上他半个人大了还想偷偷藏一点
再说他往哪藏啊

阿诚坐在衣服堆里挑挑捡捡
发现了一个问题
哎?大哥,没有内裤啊?
阿诚抬头看大哥
哦,他家没有
啊喂喂大哥你敢不敢笑小一点再说这句话啊!!你的笑容这么猥琐!!我不信他家没有!!
他家真没有?
你猜
大哥!!
—————————————————————
今天大哥的心情也很好呢~
喜欢记得戳戳小红心哦~

明楼的怨念(壁咚)

希望大家多多给我戳戳小红心和小蓝手哦,毕竟你们的喜爱就是我写文的动力
—————————————————————
明楼最近看微博上都在推荐壁咚
他决定试试
什么?明楼为什么有微博??拜托,为了弄明白明台和阿诚每次都凑在一起笑什么,你让明楼上天他也会去得好伐,就是地心引力有点大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阿诚今天要去看看公司新一波的宣传照拍的怎么样了,明楼尾随。
摄影棚,好地方,嘿嘿
到了地方,阿诚去盯照片,明楼坐在高脚凳上转圈圈
第一圈:这个明星没有阿诚好看
第二圈:我家阿诚怎么这么好看
第三圈:omg我好想变成电脑屏幕让阿诚的手划来划去啊
第四圈:哎呦不行了头晕我站不起来了要阿诚亲亲才能起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能自己想想,真要是说出来了,今晚的归宿肯定是沙发
好不容易中场休息,明楼赶紧跟着阿诚去了厕所,并且在出来之后把阿诚拽到了一个自己早就看好的地方
阿诚 明楼面对阿诚走近几步
干嘛 很好!阿诚被我逼到墙边了!
攻略上说了!要快准狠!!明楼伸出手!大力一怼!
墙被他捅出个洞…原来这个摄影棚为了空间灵活有很多地方只是泡沫墙的临时隔断…明楼不幸…中奖了…
于是明大总裁和墙那边正在围观修片的各位来了一个深情对视…耳边还伴随着阿诚的魔性笑声和他拍照发朋友圈的声音
最后还是导演说:明总您迷路了吗?
迷路你大爷!!我明楼这么聪明会迷路??今天中午盒饭!这个导演没有鸡腿!鸡腿归我!!
宝宝心里苦,宝宝要吃东坡肉才能恢复
最后还是阿诚的涌抱让僵硬的明楼恢复了,并且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继续回去转椅子
理理头发:阿诚,发型怎样?
真像没洗
你说什么?
大哥真帅
这还差不多

【楼诚】日月鉴我心(现代AU)第五章

真的很久没更这篇了,其实一开始写这篇的初衷是正好在学发展心理学。现在嘛,当复习吧。。。另外两篇周更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只是类似于小段子,可以用手机\(^o^)/

另外求一个小公举的小名!!还有我大概是写不出什么宏伟的剧情了。。。

———————————————————————————————

明总裁在除了减肥之外的事情上执行力一向棒棒的,当晚就把对戒戴上拉着阿诚的手拍了一张手的特写,发了微博,阿诚转发了之后,这事就算是坐实了。

于是微博炸了,许久不上头条的明影帝又火了一把。据说当天有一位发了专辑的汪先生看着头条又实力懵逼了一把

过了几个月,这件事也就渐渐平息了,当然期间明楼又发了一次3人合照和一大家的全家福作为对大家祝福的感谢。

小明心也长大了一点了,最近不仅会抬头翻身,还隐隐有了一点会爬的趋势,惹得明镜每天都要抱着亲亲好久,再称赞几次“咱们小宝贝怎么这么聪明啊。”再和曼丽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买了好多小公主裙回来打扮小公举。明仁明义每天也凑在她的婴儿床前要看这个软软小小的妹妹。而明台同学总是缩在角落觉得自己失宠了,但在没人的时候也会自己去逗小明心.

什么?我说了这么久,一直没说到楼诚你们要打我?好了好了,这就来了。

小明心是睡在楼诚的卧室里的,每晚哄着她睡觉的任务自然也落在了两位总裁身上了,但是多半是明楼哄她睡觉的,为什么呢,因为阿诚说哄孩子睡觉要抱着晃,这样可以减肥╮(╯_╰)╭再说两位有独特的哄孩子方法,到了小明心的睡觉时间,他们就放上轻柔的婴儿催眠乐曲,再和着拍子跳着舒缓的舞步,跳着跳着一般孩子也就睡着了。

坏处是什么?就是有的时候小公举饿了不肯睡,循着本能找到明楼的乳头,然后一口啊呜

明楼:“嘶——阿诚我哪里像是有奶的样子??”阿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哥你别急我这就去泡奶。“然后明楼看着怀里的小不点满足的吮着奶的样子不由放柔了目光,在看看也在凑着看的阿诚,嘴角的弧度又勾大了一点。

小公举饿了随时可以喝到奶,小明楼饿了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喝♂到♂奶♂了。又是一个撩汉被拒的清晨,明楼内心塞塞的,洗漱完跑到婴儿床旁边,弯下腰来看着小不点,用气音说:“小不点啊小不点,你可什么时候长大啊,哼,讨厌。”还要用手轻轻地戳戳她的脸。结果把本来就快醒的小宝贝戳醒了,小公主慢慢睁开眼,聚焦到明楼的脸后就笑开了。明楼内心:OMG我女儿怎么这么可爱,睡吧睡吧你愿意在爸爸和爹地的卧室里睡多久就睡多久。

当然以后明楼时不时的还会想为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掬两把同情泪。

然而此时的他还是温柔的笑着抱起了女儿:“我们小宝贝醒啦,来爸爸亲亲,我们去找爹地好不好啊,爹地在哪里啊,爹地在这里呢。”走到浴室门口让明诚看了一眼之后还玩起了捉迷藏,抱着孩子在门外晃来晃去,惹得明心咯咯直笑。

然后玩的开心的明楼被阿诚指派了任务:帮小明心擦脸。

我们在公司分分钟几百亿上下的明总裁和被放在厚厚浴巾上的女儿大眼瞪大眼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小公举先笑了出来才打破了这种奇异的氛围。明楼伸手拿了婴儿毛巾潮了水,“来吧宝贝”就捏起一角开始轻轻地给女儿擦脸,擦两下看一眼明心的表情,就这么战战兢兢的擦完了。然后抱着她去了厨房找阿诚。“来啦,今天哭了没有?”“没有,”明楼脸上露出了自豪的微笑“哎阿诚,怎么你给她擦得时候每次都不哭呢?”阿诚眨眨眼:“因为我有独特的擦脸技巧啊~”明楼伸手虚指两下他:“调皮。”

明楼即使给女儿擦了这么多次脸,明心有的时候也会被擦哭,但阿诚表示已经很好了,第一次他给明心擦脸的时候直接把水分十足的小毛巾整个!盖在了!女儿!脸上!站在旁边指导的阿诚赶紧眼疾手快的掀开了,并且问他:“你是要给咱女儿上刑吗?”幸好时间短明心只以为是游戏还很给面子的笑了一下,但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明楼下手太重!虽然他已经刻意放轻了,但对于一个娇嫩的婴儿来说基本是在搓皮,于是小公举瘪瘪嘴大哭,阿诚赶紧把女儿抱起来又哄又亲,明诚在原地一脸懵逼,我做了什么吗?听到哭声哒哒哒跑下来的明镜看到明心脸上的红痕和明楼手上的毛巾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于是明楼又被姐姐埋怨了一波,并且在此过程中弄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赶紧放下手里的毛巾,从阿诚手里接过女儿一通安慰:“爸爸错啦,原谅爸爸好不好,爸爸下次手不会那么重啦,来爸爸亲一下,不哭了,恩?”阿诚站在一边看着明楼穿着家居服抱着孩子轻轻哄的样子,也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下来立马发了朋友圈吐槽

于是明楼又收到了一大波来自王天风的嘲讽

所以现在基本擦不哭孩子的现状已经很让人满意了╮(╯_╰)╭

但是明总裁这还只是开始呢,你忘了小公主就要长牙了吗!


明楼的怨念(现代AU)2

对不起大家,很久没更啦(虽然也并没有什么人看……)
—————————————————————
明楼回到办公室继续研读霸道总裁
嘶…看来这总裁大法都离不开砸钱送礼啊
我是送车,还是送房呢?
这是看到自己银行卡可支配余额前的明大总裁
哦看来我只能在回去路上拎点醉蟹了
这是认清现实的明·工资都在媳妇手上·你瞅啥我骄傲·楼
然而我们明总裁是白叫的吗!
他可是有小金库的男人!
别问他小金库怎么来的!阿诚每次给的他都省点他容易吗!
他那些年学的侦查与反侦查技巧都用在这里了!
瞅瞅小金库,存了8年了,一共有五十万零三百二十二块八毛
明总裁看着它们流下了诀别的热泪(怎么可能!走开!)
事实上明楼定了一台车之后犹豫了一下,又把剩下的322.8元拿出来准备去买点醉蟹用了算了
当晚明家吃了一顿丰盛而祥和的晚餐
然而当几天后,明楼用正直而炫酷的步伐走向阿诚的办公室,直接推开门,霸气外露的把车钥匙往阿诚桌上一拍,“送你的,喜欢吗?”
接着明楼就看到阿诚抬起头,用水雾潋滟的眸子看着他,轻启朱唇,
“你哪来的钱?”
明总裁花式懵逼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宝宝心里苦,宝宝有小情绪了!
“你给我的钱,我攒的!”
明诚笑了,原来平常给他的钱大头都在这儿了
“我很喜欢,谢谢大哥。但是我们也不需要啊。”
阿诚站起来给了明楼一个拥抱,然后诚挚的说出了事实。
“那怎么办?退了吗?”
“不用,”阿诚拿起手机“喂,梁总吗?…”
(论如何在买下一辆车后让它升值)

【楼诚】日月鉴我心(现代AU)第四章

最近没什么灵感加上要考试了,所以更新不会很规律,虽然没什么人看,但还是告诉看的人一声,谢谢你们喜欢,么么哒

这章对话较多,注意,这是一篇甜文

还有这章起完名字之后(宝贝终于要有名字了!),时间线可能会混乱着来了,望见谅

关于出生证明和手续的部分是我想当然写的,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_——————————————————————————————

既然决定了要收养这个孩子,总得先把她放进明家户口本里,这孩子的父母倒算是还不错,出生证明放在了襁褓里,只是父母的名字都被挖掉了,这倒是方便了许多。加上明家总有些关系,进户口本倒不是难事,最难的事情是——这孩子要叫什么名字好呢?

这乳名是叫心肝还是叫宝贝倒是可以再想,这学名倒是要快点定夺了

明镜最先开了口:“咱们家里这几个都是一个单名,这孩子,也起一个字的名字好了”“大姐说的对,只是这一个字,要起什么才好呢?”明楼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开玩笑,抱着孩子就有阿诚把苹果削好还喂进自己嘴里,明总才不把孩子放下呢“我和阿诚不出意外的话就这一个孩子了,明台和曼丽估计也不会再生了,所以这名字遵排行什么的倒是不用考虑了。”“那叫明天?明亮?”明台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说话“把苹果咽下去再说话!”明台被两个哥哥联手暴击:”姐~“可惜这回明镜也不帮他:”哦,你的两个小少爷就取那么儒雅的名字,到我们小公主就这么随便啊,不光你两个哥哥不答应,我也不会答应的。“”曼丽~“”明台你别闹,咱们家就这一个小公主,一定要好好起一个名字才行。“

完了完了,连媳妇也不宠自己了,明台觉得自己在家里已经失宠了

这起名字究竟是大事,众人枯坐了半个小时,期间阿诚也提了几个名字,但要么没过大姐的眼,要么明楼觉得不妥

“哎!大姐,阿诚,我看这孩子,不如单名一个心字。叫明心。既是提醒这孩子不论什么时候,心要明,也可以和明明义义他们的名字组合起来,仁心,仁义。也是说这孩子是我和阿诚的心头宝。您看如何?”

“明心,明心,这个名字妙啊,阿诚,你看怎么样?。“”我也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就听大哥的吧。“

到了夜深,明楼看着轻手轻脚把孩子放进婴儿床的明诚,轻声对他说:“阿诚,这孩子也代表了我待你的心。日月鉴我心。”阿诚转身抱住明诚,恍若发誓:“日月鉴我心。”

阿诚,我们公开吧

啊?

_—————————————————————————————

短!小!精!悍!

放心我是亲妈,而且我这个人很懒想不出什么恶毒的勾心斗角啥的,所以我的设定说不定到下一章同性婚姻就合法了,社会接受度就到百分之九十五了,大家别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