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贱的包子

【凌李】【楼诚衍生】洁癖(李熏然篇,一发完)

凌李小甜饼一发,按理来说是还有一个凌远篇的,但是作为一个行走的黑洞,我真的无法保证什么

依旧希望大家喜欢(比心)

————————————————————————————————————————————————————————————————

1.

当李熏然目送着那滴鲜红色液体落在凌远家那张浅色原木纹理的餐桌上时,他的内心是被弹幕刷屏的

完了完了,在和有洁癖的男神吃饭的时候把鼻血滴在他家新买的餐桌上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没错,李熏然喜欢凌远,算起来也有快一年了

2.

李熏然第一次见到凌远是在年初抓捕犯人时被不深不浅的捅了一刀,主治医师正好是凌远。“李熏然,看来你是死了”,当他从麻醉里完全醒来看到凌远的一刹那,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除了天堂,哪里还有长得这么对你胃口的医生。”导致他后来还花了一点时间接受自己还活着这个设定。

可惜因为李熏然这张脸,他成为了这层楼护士的重点照顾对象,每天也只有查房的时候能见到凌远,也找不到机会去院长办公室门口蹲守撩汉。反而是和韦医生互怼的时候要多一点

后来又来了一个案子,队里忙不过来。李熏然就提前了一点出了院,销了假,继续为人民服务去了。

3.

后来借着帮自己老爸送文件的机会,李熏然本打算在医院多和凌远聊一会。谁知半路杀出一只韦三牛,他脑子一热说:“今天晚上,我请二位吃个饭吧,算是感谢二位在我住院期间对我的照顾。”说完李熏然就后悔了:太唐突了吧!会被拒绝吧!韦三牛倒是一口答应,于是两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凌远的身上。“好啊。”李熏然听到凌远说。你看吧,果然被…..卧槽答应了!?李熏然内心感受是复杂的,他只能机械的说:“那好,今晚7点,地址我等下发给三牛哥。”然后告了辞,走出了院长办公室。

4.

李熏然掏出手机给当时挺照顾他的一个护士长发了一条微信

——护士长,打扰了,请问你知道你们院长有没有什么爱好吗?

——好像没有哎

——没有爱好,癖好也行啊

——……洁癖算吗?

——。。。。。。我知道了,谢谢护士长

洁癖,送点什么呢?总不能送拖把抹布四件套吧。

5.

后来三人在一家简瑶推荐的淮扬菜馆前碰了头,既然薄靳言都可以接受,那么凌院长的洁癖也应付的过来吧。

“三牛哥,这个送给你家的小公主。”李熏然掏出一套芭比娃娃送给韦天舒“哎呀,你太客气了,让你破费了。”

寒暄两句之后,李熏然迟疑了一下,拿出一个礼品袋,”凌院长,这个,送给你。”“谢谢,我现在可以看吗?”“咳,看,看吧。”于是李熏然眼睁睁的看着凌远从礼品袋里掏出了一个——扫地机器人。而且眼睁睁看着凌远愣了一下才开口:“我最近正好要搬家,谢谢你了。”李熏然耳廓慢慢红了:“不谢不谢,你喜欢就好。”

6.

接下来大半个月,李熏然被困在案子里抽不得身,和凌远的交集几乎只有朋友圈互相点点赞,评论一下。所以当李熏然有一天迎着朝阳踏出电梯的一瞬间,看到西装革履的凌远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还是对方先打了招呼:“李警官,早啊。”李熏然赶紧扒拉了两下头发:“早啊,凌院长,您搬这儿来啦?”“是啊,没想到我们成了邻居,真是巧啊。我还赶着上班,咱们微信聊?“”好好,再见。“”再见。“

7.

之前买房的时候李熏然就对现在的户型很满意,现在这种满足感不由延续到了一梯两户的设计上,果然按建筑面积付款是有道理的啊。李熏然抱着离男神又近了一步的幸福感躺在床上,还没换衣服就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连手机砸在脸上都没醒,连续加了大半个月的班,他实在太累了。

8.

一觉睡到过了傍晚,李熏然被窗外的夕阳晃醒了。感觉肩膀下硌得慌,伸手一摸,摸出了自己的手机,还闪着凌远的未读信息。信息是中午的时候的了,李熏然扫了两眼,一下精神了,男神说要请自己这个新邻居吃饭!但是看看外面的天色和手机上的时间,好像有点晚了。只能蔫蔫的回了两条

——不好意思啊凌院长,我睡到现在才起,才看到你的消息,下次我请您吃饭吧。

——没事,晚饭吃了吗

——没有呢,您呢?我没耽误您吃晚饭吧

——正在做,你要是不嫌弃。来对面将就两口?

——这不好吧。

——没事,来吧

于是李熏然就从善如流的去了,睡懵了的脑子连自己还穿着早上那件皱衬衫都没反应过来。敲完了门突然想起来了,只能一脸茫然地看着凌远说:”你等我一下“冲回去换了一套干净的休闲装才回来。

9.

“凌院长,要不您以后别叫我李警官了,叫我小李吧。“两人在吃饭的时候聊得还挺好,李熏然想了想,见缝插针的说出了这句早就想说的话。”叫你小李总觉得我辈分比你大,我叫你熏然成吗?“卧槽!天籁好吗!”好啊,那我能叫您远哥吗?“”当然可以,也别您啊您的了。““成。”“那熏然你明天有空吗,能陪我去买张餐桌吗?我一个大男人孤零零的逛家具城有点奇怪。”凌远才搬来,家具还没有完全配到位,两个人现在正盘腿坐在茶几边吃饭呢“好,好啊。”

10.

饭后李熏然争着抢着把碗洗了,并且谨记着凌远的洁癖把每只都洗了好几遍,才告辞回到自己家里,在沙发上坐了好久,思绪乱飘,最后只剩下自己该去买彩票这个念头。看看时间不早了,赶紧把自己洗干净就睡觉了。

11.

第二天,李熏然陪凌远去买了餐桌,凌远为了报答,又请了李熏然一顿晚饭。两人一来二去也一起吃了不少顿饭了。甚至有的时候李熏然踩着饭点回来才出电梯就看到凌远开门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或者是凌远加班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能看到李熏然带着外卖在等他。两人吃饭的时候也不无聊,说说笑笑的,每次简瑶说想来李熏然家看看都被他敷衍过去了,下次吧下次吧,好像自己守护着一个秘密不想被发现。

12.

李熏然虽然和凌远一起吃了这么多顿饭,但都谨记着凌远有洁癖,不敢做出一点有可能会引发凌远洁癖的事。所以这次把鼻血滴在凌远餐桌上,李熏然真的懵了,对一个洁癖来说,有外人把鼻血滴在自家餐桌上真的很恶心吧。

13.

所以当凌远拿着冰袋从厨房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递给李熏然的两张纸一张被他拿来堵住鼻子,另一张则在他手里不停的擦拭那块桌子。李熏然抬头看向凌远,发现后者皱着眉头,完蛋了,果然被讨厌了。李熏然低下头,眼皮也耷拉了一半:“对不起啊远哥,把鼻血滴在你家餐桌上了,真的对不起,那我,那我今天就先走了,不打扰了。”

14.

李熏然起身的动作被凌远按住了,接着一个冰袋被按到了他的鼻梁上,他听到凌远说:“没事,不用介意。”他抬起头,看着凌远:“可是远哥,你不是有洁癖吗?我这样不太好吧。”

15.

李熏然看着对面的男人叹了一口气,对上的目光带上了一点笑意,听见他一字一句的说:“熏然,我对你没有洁癖,我爱你的一切。”

16.

李熏然听见凌远问他:“熏然,你愿意和我交往,当我的爱人吗?”

17.

李熏然嘴上回答着愿意,可是脑海里全是:此时不买彩票更待何时!是时候该买一波彩票了李熏然!

18.

第二天觉得自己头顶锦鲤的李警官买了一百块钱彩票,中了5块安慰奖,李警官还是笑嘻嘻的走了,彩票店老板表示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第一次看到傻成这样的。


评论(4)

热度(86)